长春优质蜂蜜批发价鄂尔多斯金鹭伊蜜尔蜂产品有限公司

2020-12-18 16:36:02 489

长春蜂蜜批发价

进一步向规模化、组织化经营转变。推行规模化、组织化生产是我们养蜂业发展的必经之路。目前蜂产品以小而散的家庭生产为主,缺乏市场竞争力,综合生产效益低下。各地方正加快扶持素质较高的年轻蜂农扩大养殖规模,发展规模化生产,推行“公司+合作社+蜂农”等组织化经营模式。逐渐向标准化、产品化生产转变。我们蜂产业产品发展薄弱,缺乏知名产品。



从2020年前5个月的进口统计数据可以看出,印度和越南蜂蜜出口价格出现了持续降低的趋势,5月,印度特浅琥珀色和浅琥珀色蜂蜜的出口价格分别下跌至0.63-0.64美元/磅,较2019年5月下降了17%。同期,越南浅琥珀色蜂蜜价格从0.63美元/磅下降至0.53美元/磅,下降了16%。蜂蜜价格的暴跌,造成了印度和越南蜂蜜出口金额下降了30%。我们养蜂历史悠久,是各地养蜂大国,蜂产业在脱贫攻坚中发挥了重要。



近年来,地区标准委相继出台了有关蜂产品的质量安全的地区标准,建立了一大批地区级、省级蜂业标准化示范基地,加速养蜂业向标准化、产品化发展。人均消费水平将进一步提高。当下我们人均蜂产品消费水平还较低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养生保健意识不断增强,蜂蜜与其他保健产品相比,具有很强的市场生命力和巨大的市场空间,预计未来10年,我国人均蜂蜜消费量可能翻一番。

生产技术水平低。由于组织化程度不高,缺乏技术培训,现有大多数蜂场生产条件落后,蜂群繁育、标准化饲养等技术问题亟待解决。产品附加值不高。长期以来,我们蜂蜜以数量和低价来扩展市场,产品以未经加工的蜂蜜原浆为主,企业创新能力弱,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,导致产品附加值低。行业标准存在缺陷。现有的蜂蜜食品安我们家标准不尽完善,降低了蜂蜜产品准入门槛,蜂蜜质量下降。市场环境不规范。我国蜂产品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,蜂产品生产加工监控体系缺失,市场上以次充好、以假乱真、搀杂使假现象频发,很难满足消费者日益强烈的高营养、天然、保健化的要求。绿色贸易壁垒风险。我国是蜂产品出口大国,蜂蜜出口屡次遭遇绿色贸易壁垒,将可能给我国蜂蜜产业造成重大影响。蜜蜂养殖后继无人。由于蜂蜜养殖劳力投入大,再加上收入水平不高,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蜜蜂养殖工作。如不改善蜂农生活环境,提高蜂农收入,未来蜜蜂养殖可能面临后继无人的风险。加快完善蜂蜜产品行业标准。制定蜂产品生产技术规范标准,并作为蜂产品生产的强制性标准,从政策上鼓励蜂农生产好的蜂产品。充分应用价格杠杆,拉开不同等级蜂产品价格差,提高“好蜜好价”收益。

长春蜂蜜批发价

缅甸的蜜蜂养殖业与蜂蜜产量从2009年以来的10年内增长了3倍多,主要是养殖了适合本地区生长环境,能增加蜂蜜产量的良种蜂,分别有6种亚洲蜂和7种欧洲蜂,共计13个蜂种。据统计,养蜂业方面,2009-2010财年的蜂箱总数为4.9万箱,2017-2018财年增至16.5万箱,2018-2019财年又增至19.6万箱。蜂蜜产量方面,2009-2010财年的产量为1658吨,2017-2018财年增至4377.2吨,2018-2019财年的产量又增至4869.57吨。



我们是蜂蜜消费大国,但人均蜂蜜消费量与发达地区相比还有较大差距。2018年我们蜂蜜市场规模达51.5万吨,人均蜂蜜消费量约为0.2公斤,蜂蜜市场仍有较大发展空间。消费者对蜂蜜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,我们的蜂产品市场正在进入“细分化”的阶段。消费者从过去的只认识蜂蜜到现在的蜂花粉、蜂胶、蜂蛹和幼虫以及延伸保健品、化妆美容品等。



1999~2016年,我们蜂蜜产量波动增加,年均增长5.5%;2017、2018年我们蜂蜜产量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我们蜂群主要分布在华中、华南和西南地区,生产相对集中,浙江、河南和四川是我们蜂蜜主产区。2013-2017年,蜂蜜产量排名前3的省份,生产了我们50%的蜂蜜,排名前10的省份,生产了我们80%的蜂蜜。我们蜂蜜生产以个人及家庭为主,养蜂规模小,生产标准化程度低,市场以“低质蜜”为主。我们人均饲养蜜蜂不足30群,产品的质量不一,综合生产效益低下。

长春蜂蜜批发价


我们市场以浓缩蜜为主。天然成熟蜜是和国内通用的好蜂蜜标准,但市场上90%以上的企业生产的都是浓缩蜜,主要原因:一是蜂农无法参与定价,收购商不愿意出高价收购成熟蜜,导致“劣币驱逐良币”;二是成熟蜜产量较低,但价没有得到体现,导致蜂农不愿意生产成熟蜜。我们蜂蜜出口量各地第1,长期贸易顺差。2001~2016年,我们天然蜂蜜进出口量年均分别增长11.5%、2.9%;进出口额年均分别增长24.9%、9.1%,贸易顺差年均增长5.0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