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优质蜂蜜生产金鹭伊蜜尔蜂产品

2021-03-18 19:06:03 23

天津蜂蜜生产

目前,我们蜂蜜生产以个人及家庭为主,养蜂规模小而散,不成熟再浓缩蜜占主导,市场竞争力较弱。我们蜂蜜出口量大,但出口价低,进出口差价较大。未来我们蜂蜜产业将逐步向规模化、组织化经营转变,出口附加值将进一步提升,人均消费量不断提高,发展空间大。但由于生产技术水平较低、行业标准存在缺陷、市场环境不规范等原因,我们蜂蜜产业可能面临绿色贸易壁垒和蜜蜂养殖后继无人的风险。



从2020年前5个月的进口统计数据可以看出,印度和越南蜂蜜出口价格出现了持续降低的趋势,5月,印度特浅琥珀色和浅琥珀色蜂蜜的出口价格分别下跌至0.63-0.64美元/磅,较2019年5月下降了17%。同期,越南浅琥珀色蜂蜜价格从0.63美元/磅下降至0.53美元/磅,下降了16%。蜂蜜价格的暴跌,造成了印度和越南蜂蜜出口金额下降了30%。我们养蜂历史悠久,是各地养蜂大国,蜂产业在脱贫攻坚中发挥了重要。



蜂蜜出口方面,2009-2010财年为1787吨,2017-2018财年增至2672.72吨,2018-2019财年又增至2223.86吨。今年1-5月份,乌克兰蜂蜜出口达2.845万吨,总价值达4578万美元。主要进口地方:德国950万美元,占比20.75%;波兰895万美元,占比19.56%;比利时687万美元,占比15%;其他地方2046万美元,占比44.69%。今年1至5月,巴西出口到美国的蜂蜜达到390万磅,与2019年同期相比大幅增加。价格跌至惊人的低位,约为1.05美元/磅。据报告截止到七月,巴西的有机蜂蜜基本销售完毕。

生产技术水平低。由于组织化程度不高,缺乏技术培训,现有大多数蜂场生产条件落后,蜂群繁育、标准化饲养等技术问题亟待解决。产品附加值不高。长期以来,我们蜂蜜以数量和低价来扩展市场,产品以未经加工的蜂蜜原浆为主,企业创新能力弱,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,导致产品附加值低。行业标准存在缺陷。现有的蜂蜜食品安我们家标准不尽完善,降低了蜂蜜产品准入门槛,蜂蜜质量下降。市场环境不规范。我国蜂产品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,蜂产品生产加工监控体系缺失,市场上以次充好、以假乱真、搀杂使假现象频发,很难满足消费者日益强烈的高营养、天然、保健化的要求。绿色贸易壁垒风险。我国是蜂产品出口大国,蜂蜜出口屡次遭遇绿色贸易壁垒,将可能给我国蜂蜜产业造成重大影响。蜜蜂养殖后继无人。由于蜂蜜养殖劳力投入大,再加上收入水平不高,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蜜蜂养殖工作。如不改善蜂农生活环境,提高蜂农收入,未来蜜蜂养殖可能面临后继无人的风险。加快完善蜂蜜产品行业标准。制定蜂产品生产技术规范标准,并作为蜂产品生产的强制性标准,从政策上鼓励蜂农生产好的蜂产品。充分应用价格杠杆,拉开不同等级蜂产品价格差,提高“好蜜好价”收益。

天津蜂蜜生产

现在,乌克兰蜂蜜出口依赖欧盟,欧盟在乌克兰蜂蜜出口总量中所占份额超过80%(2019年86%,2018年80%,2017年74%)。2017年乌克兰向欧盟出口了4.7万吨蜂蜜,2018年为4.1万吨,2019年为4.5万吨。乌克兰成为欧洲二大蜂蜜供应国(我们是欧洲大蜂蜜供应国)。乌克兰和欧盟之间的联合协议的续签,为乌克兰蜂蜜产业的发展提供新的动力,加强该国在欧盟市场的地位,并减少目前欧洲对我们蜂蜜供应的依赖。



2017年,我们天然蜂蜜产量55.2万吨,占各地总产量的29.6%,位居各地第1位。蜂房数量915.7万个,占各地总量的10.1%,位居各地第2位。我们蜜蜂单产543.0百克/只,高出各地平均水平的14.8%,位居各地第4位。近几年,我国蜂房数量和蜂蜜产量呈下降趋势。2001~2017年,我们蜂房数量年均增长1.2%,2017年达到915.7万群。2009年起,我们蜂房存量增长率大幅降低。



2001年,我们天然蜂蜜进口价每吨0.2万美元,是出口价格的1.6倍;2016年,我们天然蜂蜜进口价每吨0.8万美元,是出口价格的3.6倍。新西兰、澳大利亚、泰国是我们天然蜂蜜主要进口国,占总进口量的59.4%,占进口额的83.7%。其中,来自新西兰的天然蜂蜜占比超30%,进口额占比超70%。英国、日本、西班牙、比利时和波兰是我们天然蜂蜜的主要出口国。2018年,我们天然蜂蜜出口量的72.1%,出口额的71.8%均来自以上五个地区。

天津蜂蜜生产


当蜂蜜中葡萄糖的量超过它的溶解度,成为过饱和溶液时,就有一部分葡萄糖开始形成一个个微小的结晶核,成为一个结晶的原点。接着,更多的葡萄糖分子有规则地排列在它的周围,逐渐形成较大的晶体从蜂蜜中分离出来,这就是蜂蜜结晶。结晶的蜂蜜,其化学成分、营养都未发生变化,不会影响蜂蜜的质量。其实,如果蜂蜜掺入了白糖,反而不易发生结晶现象,而易于结晶的蜂蜜才是纯正的蜂蜜。